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医院新闻 > 征文摄影

侄子一家人

——兼谈市医院的发展暨护理工作的不断改进发布时间:2013-06-26 17:40:00 作者: 新生儿科 朱吉翠 投稿邮箱:yyxck@qq.com 查看数:  【打印】 字体:【

 

侄子今年22岁,他的年龄刚好与笔者的工龄(院龄)一样。其实侄子也不是笔者很亲的亲戚,只是因为是一个寨子的人,而他的姑姑是我一个本家哥哥的爱人,所以他也称呼我姑姑,与我联系比较多,特别是他的家人、亲戚、邻居患病时,常常与我联系。              农村人进城,往往摸不着门道,特别是进医院,人们都觉得很“找不着北”。什么科室在哪里,化验室在哪里、B超室在哪里、心电图室在哪里、摄片室在哪里等等,很多人都很头疼。所以一旦听说某某亲戚在医院,他们如果进医院,都务必设法联系,不需要帮多大的忙,哪怕是带个路也好。
记得那是1992年年底的一个夜晚,我已经打算睡觉了,忽听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开门一看,原来是本家哥哥带着他的舅子夫妇一行三人造访,女的怀中还抱着一个未满月的婴儿,不用说这就是小侄子了。三人一进门,就七嘴八舌、急急忙忙地说,小孩病得厉害,不吃奶、脸和皮肤发黄……,希望带他们到医院看看。我不由分说,急忙带他们到了市医院儿科,刚好那时是戴时新医生值班,听明来意,戴医生仔仔细细地作了检查,说这是典型的新生儿黄疸,应住院治疗。侄子的爸爸妈妈也不敢怠慢,摸遍全身,筹到150元钱,办了入院手续。按照治疗方案,应入光疗箱进行光疗退黄等治疗,但就当时医院条件艰苦,设备落后,只能采用蓝光床照射退黄和输液治疗本病。前后治疗折腾了十来天勉强好转出院。事后病人家属意见也比较大,说医生倒是比较耐心,科室杨玉林主任也经常来看望,就是护理人员输液穿刺技术差,服务态度又不好,还经常吼人,花了这么多钱,治得不理想云云。
唉,细细想来,也难怪许多病人家属不满意,那时的市医院,各方面都十分落后,2000年本人在重庆儿童医院进修时就深深感受到一系列差距:病人治疗用药使用开放式的玻璃输液瓶输液,稀释药物过程简单,玻璃注射器、头皮针和针头反复使用,易出现倒钩、渗漏,导致注射时病人疼痛加剧,静脉输液穿刺难以一次穿刺成功,病人及家属意见大,也易造成交叉感染。使用玻璃的输液瓶、注射器容易损坏,护理人员赔偿多。接触的病人病种少,手术病人少,开展手术项目少。需要输血的病人,都是现场抽取血液,现场输注,操作过程简单,很难保证无菌效果。抢救仪器不齐全,抢救药品缺乏,遇抢救病人时常常难以成功抢救。儿科缺乏暖箱等基本的保暖设备,凡出生体重低、需要保暖的早产儿都是告诉家属不能医治,劝其转院或回家,病理性黄疸的小儿仅能进行蓝光床照射治疗,其效果比起现在的双面、甚至是三面光疗差得很远,其远期效果也不如现在的好,从而影响了人口的生存质量。不论是新生儿医疗护理还是其他科室护理,医疗手段的局限反过来抑制了护理技术的提高。
没过两年,侄子又东窗事发。一天因几个小孩打闹,将侄子从两米多高的地坎上推了下去,侄子被弄骨折了,真是多灾多难。这时因通讯方便,我家里安了座机,侄子的爸爸妈妈没有半夜赶来敲门,而是及时打电话“通知”,说他们立即带侄子来兴义,到时麻烦带他们到医院看看。这类事情我是从不推辞的,忙说:好好好,你们抓紧些,别耽误了治疗。大约两个多小时后,他们从捧乍赶到了医院住院部门前,而我也等在那里了,于是大家急忙将侄子送到外科,值班医生查看后,诊断右侧小腿粉碎性骨折,需立即住院手术治疗,安排拍片,待次日结果返回确诊该病,并于第二天及时安排了手术。这本来不是什么复杂的病,由于当时医院手术条件仍然较差,手术竟然做了将近六个小时,麻醉效果不佳,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手术。术后前几天,高烧不退,医生说需要冰块来帮助退烧,可是一天晚上我找遍医院各个科室,始终没有找到冰块,后来还是跑到一个有冰箱的亲戚家,现打水来冻、等了几个小时,才拿着几块珍贵的冰块跑向医院,施用几个小时后,终于将高烧退了下来。这次大约住了四十多天才出院,然而术后恢复不是很理想,骨骼连接不十分到位,对此侄子一家老幼至今还颇有微辞。
我想,这些都不是某一方面的因素造成的,医院的环境条件,设施设备条件,手术室条件,医生临床经验,术后护理技术、护理质量、心理护理等等,都对患者的恢复有极大影响。
今天,医院的不断发展壮大,使这一切得到了很大改观。记得笔者刚参加工作时,医院的建筑设施差,就几间极其普通的旧瓦房。病房很简陋,每间病房内仅设置有几张木床,几个木制输液架等,光线灰暗,鼠蛇成群。医院设备也很简陋,没什么大型检查设备,仅可透视、照胸片和做一些简单的生化检验,而且患者及家属等待结果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通常都要次日才能领到结果。如今医院早已是一幢接一幢的高楼大厦,院内布局错落有致,环境优雅,绿树成荫,花草飘香。设施设备方面,暖气、食堂、信息网络、电视、电话应有尽有;各种大型检查设备齐全,核磁共振、CT、高压氧、彩色B超、各种生化分析仪以及各科拥有的专科设备,为病人提供了良好的就医条件。工作效能大为提高,各种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为诊疗提供了及时有力的依据。各个病区到处是温馨的提示,电梯里有安全提示,走廊上有防滑标识,每张床头有防跌倒坠床标识,一些科室病房的床与床之间挂隔离帘等。
如今,不要说是一个简单的骨折,脑外科医疗技术全州领先、全省扬名;脊柱脊髓科国内领先,腰椎、颈椎各类手术、断指再造都司空见惯,医生们技术精湛、临床经验丰富,整体护理工作全面推进。
其实我觉得侄子是个很聪明的小伙,但他读书不用功,初中毕业就不再读书了,没有在学业上有所成就。自然,他也像许许多多的农村娃儿一样,十七、八岁就外出打工挣钱去了。去年回老家偶然听说,侄子在广东打工期间认识了一个外省姑娘,他们早就私自成家了。今年1月,侄子家爸爸突然打我手机,说侄子和他媳妇即将从广东回家过春节,他们俩刚生了一小孩,好像身体不好,到时又要请我带去医院看看。我说好的。几天后,小两口果然带上他们的小孩来了,我立即带去找科室医生看,通过一系列检查,医生说这娃娃问题可多了,新生儿黄疸只是一个普通的病患,重要的是患有先天性心脏发育不全,而这个病要待一些年后才能做手术,建议先住院把新生儿黄疸治好。
见到检查这样迅速,治疗才三四天黄疸就痊愈并通知家属来接小孩,尽管小孩的先天性心脏发育不全给侄子一家留下阴影,侄子夫妇和他的爸爸妈妈仍然很高兴,他们说现在的市医院技术比以前提高了很多,检查快速、治疗快速、医疗护理态度好,医护人员耐心,有问必答、不问还讲解,小孩医治期间还不要家属陪伴,治好了只管来接人,真是“让老的少操了好多心”。
是啊,本院的护理管理、护理技术,依赖整体护理的推进,各方面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作为本院的一个老护理工作者,也算是本院20余年来发展历程的见证人。如今的分级护理制度、护理查对制度、交接班制度、抢救工作制度,手卫生及消毒隔离制度,输血安全管理制度,压疮管理制度等核心制度的执行与落实均被护理部列为护理质控管理重点工作。其次,护理人员的在职教育也是护理部主抓的工作。要求各级各类护理人员加强自身护理知识的学习、不断接受并巩固新知识。加强护理技能操作培训,娴熟各种护理技能操作,也更好的服务于广大病患者。这些都能够说明医院护理事业、护理管理的飞跃发展。
现在病人的护理,不只是以前的仅打打针,发发药而已,除进行基本的治疗护理外还需承担大量的健康指导工作。要为病人提供安全、舒适的就医环境,让病人得到全身心的护理。排班模式的改变和实行弹性排班,也正是满足病人的这一需求。要为病人提供全程、优质、高效的护理服务,让“政府满意、社会满意、群众满意”就是我们护理服务的宗旨。实行人性化护理服务,每次进病房前事先敲门,对待病人使用尊称,如称呼爷、奶、大叔、大妈、宝宝等,视病人如亲人,让病人亲如家人,视医院为家。
新生儿科自组建以来,各项护理工作不断优化,各种护理操作程序不断规范,来到这里的病儿都得到了全面的护理服务,患儿家属满意度不断提高。
现在的新生儿科早已不是先前那几间普通病房,设备欠缺,病人数稍有增加就需要跑几个科室才能借到输液泵、心电监护仪等之类的新生儿必备器材的科室了。新修建的新生儿科病房布局合理,设施齐全,光线明亮、通风良好,洁污区域分开,洗手设施完全符合院感要求。科内具备有多台仪器设备,如输液泵、微量泵、蓝光仪(架)、暖箱、呼吸机、心电监护仪、CPAP机等。能成功救治危重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新生儿、低体重的早产儿、新生儿硬肿症、高胆红素血症新生儿等危急重症新生儿。这些仪器设备的正确使用能有效减少硬肿症的发生,能有效抢救并提高早产儿的生存率,能有效预防并发症和避免胆红素脑病的发生,以提高人口生存质量。记得在五年前的一个深夜,我睡得正香时电话铃声突然想起,接通电话后得知科室有一高胆红素血症新生儿需要换血治疗退黄,立即驱车赶往科室,与多位前来加班的医护人员和上海医疗专家组人员共同顺利的完成本例病人的换血治疗工作,日后不久病人康复出院,赢得家属的赞誉。这项医疗护理技术的完成,填补了黔西南州换血治疗高胆红素血症疾病的医疗空白。笔者作为科室的一员,有幸参加这次换血工作,目睹上级医疗专家的敬业精神,团结协作精神,使我受益匪浅,学到了很多知识。抢救技术和护理操作技术的不断提高,一次性医疗用品的使用,确保了病人的医疗安全,加之静脉留置针的广泛应用,留置时间长,保护血管,不仅安全,更是减少了反复穿刺给病儿带来的痛苦,以减轻家属的心理负担。一次性真空采血试管盛血避免血液倾倒标本丢失重采增加病人痛苦。
科室成立至今,收到锦旗数面、感谢信数封。感言:“送子观音,再生父母”,“国庆不休,中秋不息”,“医德高尚,医术精湛”,“精心护理”等。
我仿佛看到,兴义市人民医院像一轮初升的朝阳,正从东方冉冉升起。
我仿佛看到,随着国家医药卫生体制的不断改革和优化,随着市医院的不断发展、医疗护理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侄子和他的亲戚、邻居们带着他们的子子孙孙,愁容满面地进入市医院,很快就笑逐颜开地从市医院出来,他们好像不是到那儿看病,而是到那儿旅游归来似的。